主页 > 产品中心 >

次新基金公司仍存在“逆袭”可能

2016-12-27 08:46来源:未知 浏览数:

国寿安保左季庆:次新基金公司仍存在“逆袭”可能国寿安保左季庆:次新基金公司仍存在“逆袭”可能

  弹指一挥间,一家成立仅三年的次新基金公司管理规模跃居全行业前1/3。

  2016年11月6日,国寿安保基金迎来三周岁生日。作为业内首家保险系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年轻的国寿安保成立三年来,抓住财富管理行业大发展的机会,成为2009年以来成立的基金公司中发展最快的一家。

  “除前20家资产规模过1000亿元,具有较强的业务经营能力外,大多数基金公司并未取得绝对竞争优势,行业集中度较低,业务模式也相对趋同。”在接受专访时,国寿安保总经理左季庆认为,次新基金公司仍存在“逆袭”的可能。

  未来,哪些新基金公司有望得以逆袭?左季庆认为,资产管理业务专业化、多元化发展,基金行业的业务创新将带来新的发展机遇,这意味着未来行业中将涌现更多在细分领域具有独特竞争优势的基金管理公司。

  聊过去:一家新基金公司的逆袭路

  《上海证券报》:成立三年来,国寿安保基金发展得非常快,且规模处在稳步上升的趋势中。您如何回顾和评价过去三年的管理工作?

  左季庆:国寿安保的设立顺应了中国人寿集团自身发展规划与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大发展的趋势。同时,推动保险资产管理由单一财务性的资金运用向综合金融性的资产管理转变,是适应大资产管理时代新金融竞争的必然要求。

  2013年11月,中国人寿集团开业界先河,由旗下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控股85.03%的“国寿安保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开业,成为首家保险系基金公司。

  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寿安保的设立和发展,既逢中国人寿深入推进集团化发展和综合经营进程、加快打造国际顶级金融保险集团的历史机遇期,又逢资产管理行业积极应对国民财富加快增长与理财需求多元化交替促进的发展机遇期。

  作为首家保险系基金公司,国寿安保基金发展迅速。截至今年三季度末,算上9月新成立产品,其资产管理规模合计889.11亿元,公募管理规模跃居全行业第36名,是2009年以来成立的基金公司中发展最快的一家。

  《上海证券报》:相比民营资本主导的新基金公司,国寿安保作为一家国有控股的公募基金,是如何在高度市场化的基金行业站稳脚跟,并实现快速赶超的?

  左季庆: 国寿集团董事长杨明生在国寿安保成立之初就曾表示“离董事长远点,离市场近点”,坚决支持我们走市场化发展之路。这三年公司取得了较快的发展,主要就是做到了两个“坚持”:在管理机制上,坚持市场化;在业务发展上,坚持专业化。

  首先,全面建设市场化的管理机制。在公司管理模式上大胆创新,按照集团公司“接近市场,市场化运作”的要求,坚持机构设置市场化、机制建设市场化、人才配置市场化。

  市场化选聘经营管理人员。通过市场化选聘,真正让懂市场、会经营的人来管理企业。建立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确立“管理人员能上能下、员工能进能出、收入能增能减”的新机制。

  按照市场对标岗位,科学设置经营目标任务、薪酬水平和奖惩措施,把外部竞争压力层层传导至各个环节,使每一名员工都直面市场、直面竞争,变被动管理为自我管理,打破平均主义,激发活力,提高了市场竞争力。

  值得一提的是,国寿安保在公募股票投资管理试行事业部制管理,将人事、财务、投资等权限下放至事业部,根据净利润情况与事业部按一定比例进行分成,打破了原有基金行业工资+奖金的激励模式,吸引了市场优秀投资人才加盟。

  其次,尊重市场规律走专业化的发展之路,真人棋牌。在机构设置、投资管理、产品发行等方面,秉承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提高决策效率和执行效果。科学设置机构体系,提高决策效率和市场反应力。

  在机构设置上采取扁平化,严格控制部门数量,坚决避免冗余部门设置,保证公司扁平化设置,汇报条线简洁,决策高效。在投资决策环节,集中讨论,授权管理,实行基金经理负责制,发挥基金经理专业性。

  合理布局产品线。不单纯追求产品发行的数量,而是要看该只产品是否能够给投资者带来长期稳定的投资收益,是否具有长期的生命力,是否符合公司投资管理的优势。

  正是通过上述专业和市场化的努力,如今国寿安保发展稳健,财务健康,自首只产品开始运作以来公司连续盈利,为后续的大踏步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上海证券报》:稳健是保险系基金的风格,这几年市场大幅波动,也充满机会,基金子公司一度狂飙突进,真人棋牌,各类创新产品层出不穷,风险也渐渐暴露,面对种种诱惑,公司持何种心态?

  左季庆:作为保险资管旗下的基金公司,国寿安保非常重视风险把控。公司承袭了中国人寿“为投资人实现保值增值”的理念,在浮躁的投资环境中,静下心来,完善自我,苦练内功。

  秉持“为持有人创造绝对收益”的投资理念,国寿安保建立了完善的研究、投资、交易和风控体系,特别是从一开始就建立了强大的公司信用评级团队,对全市场信用债券建立了内部评级并保持长期跟踪,及时排查各类债券信用风险,真人棋牌,做到了市场全覆盖,能有效把控信用风险。

  迄今为止,公司旗下基金持仓信用债未出现过任何信用风险事件,获得了广大投资人的认可。

  《上海证券报》:目前保险系基金公司越来越多,您认为保险系基金公司会在公募行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左季庆:保险系基金公司现在越来越多,对提升公募行业的渗透率是一件好事情,但是保险系基金公司也必须适应经济环境、证券市场和客户需求的不断变化,不同背景的公司可以依托各自的公司运作模式,采用差异化的经营策略,覆盖不同的客户群体和客户需求,为客户提供不同的产品和投资服务。

  未来,银行、保险、互联网将形成基金销售的三足鼎立格局,保险营销员将华丽变身为理财规划师,更好地服务投资者、推动销售工作,并为保险销售人员开辟新的业务空间。作为首家保险系基金公司,国寿安保基金在投资能力、销售渠道和资金实力上有较为明显的优势,未来在基金行业,将力争取得像股东国寿资产一样的市场领先地位。

  《上海证券报》:最近,证监会发布FOF基金指引,很多基金公司都在摩拳擦掌,并准备在公募FOF市场大施拳脚。在这方面,国寿安保有何布局?

  左季庆:国寿安保一直在紧密关注并积极准备FOF业务,目前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些产品方案,并有投资人员及相应的团队储备,未来将视政策及市场情况积极布局。

  作为保险系基金公司,国寿安保在FOF业务上具备先天优势。因为保险资管公司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做账户配置管理工作,大股东国寿资管是我国首批成立的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目前受托管理资产规模近3万亿元。我们将积极吸取国寿资管的资产配置经验,灵活运用到FOF管理中。

  谋未来:次新基金仍有逆袭空间

  《上海证券报》:过去几年,不少新基金公司借互联网等创新业务实现“逆袭”。未来几年,您认为新基金还有逆袭的空间吗?

  左季庆:市场新进入者在当前市场竞争格局中存在生存空间。就基金业竞争环境而言,除行业前20家基金管理公司管理资产规模超过1000亿元,具有较强的业务经营能力外,大多数基金管理公司并未取得绝对竞争优势,行业集中度较低,业务模式也相对趋同。因此,次新基金公司仍然有较好发展机会,并能够通过业务创新,提升发展水平。

  基金行业的业务创新将带来新的发展机遇。目前基金产品存在同质化、投资方式趋同、产品种类不能满足社会多样化投资需求等问题。为满足不断增长的客户差异化需求,基金业将逐渐趋向于精细化程度更高的复合性资产管理,为不同性质的客户、不同类型的资金,提供不同风险收益特征的基金管理产品。

  资产管理业务专业化、多元化发展,意味着未来行业中将涌现更多在细分领域具有独特竞争优势的基金管理公司,具有大规模资金、多资产类别、配置型管理经验的大型投资管理机构,在此过程中更加有利于通过上述经验和资源,通过多个层面的细分和组合,建立起新环境下的竞争优势。

  《上海证券报》:下一个三年,国寿安保有什么战略计划?

  左季庆:我们不仅是保险公司成立的一家基金公司,更是中国人寿真正走向市场化改革的先行军。从更深层次意义讲,进入财富管理时代,保险系基金公司还承载着保险系资产管理公司在市场竞争中获得先机的重任。

  《上海证券报》:您对今年四季度和明年大类资产配置有何建议?

  左季庆:站在2016年四季度,展望2017年的宏观形势及大类资产配置状况,我们认为,随着国内外不确定因素的增加,对于资产管理类机构而言,大类资产配置的难度和挑战也在提高。

  从海外来看,四季度美、欧的政治不确定性上升,海外金融市场的波动率或将放大。除美联储加息外,美国大选、意大利公投等事件都将集中于年底,要密切关注此类事件的进展,提前布局应对有可能出现的“黑天鹅”类事件。

  从国内来看,中国经济呈现出“新常态”的特征,宏观基本面的波动性降低,趋势性与之前相比有所下降,但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在持续进行中,新兴产业逐步形成、落后产能逐步淘汰。

  短期来看,房地产收紧政策或将拖累房地产销售进而影响投资,但由于去年低基数导致今年四季度同比数据并不会太差,地产政策对于宏观数据的影响将滞后体现出来。中长期来看,需要关注金融监管对于宏观流动性的影响,以及相应地对于金融高杠杆可持续性的影响。

  从资本市场表现看,整体而言今年的国内资产波动率不高,股、债普遍处于波动率的低谷,体现出不确定性增大的背景下风险偏好的回落。我们认为,短期之内市场风险偏好仍缺乏大幅上行的基础。

  基于以上判断,我们对于未来大类资产配置的建议为:首先,权益市场中性偏谨慎,权益市场的机会来自于对景气拐点边际向上、有确定性业绩支撑的行业和公司的深入挖掘;其次,对于固定收益类资产的长期投资价值给予充分的重视,投资中需要精选个券,甄别信用风险及流动性风险;再次,现金类资产可适当超配,以对冲潜在流动性风险。THE_END